除了中国外 这些美债持有大国也正在大举减持美

  原题目:美债“外冷内热” 中国持仓降至两年低点

  全球贸易局势紧张将削减美元在全球贸易投资结算体系的市场份额,导致全球美元需求被压缩,可能会引发美债美股等美元资产的配置额度相应减少。

  6月18日凌晨,美国财务部公布最新国际资本流动申报(TIC)显示,继3月减持104亿美元后,4月份中国再度减持75亿美元美国国债,美债总持仓规模降至11130亿美元,创过去两年以来最低值。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中国减持美债的规模,远远跨越4月中国外汇贮备环比降幅——38.08亿美元。

  “过去半年以来,中国外汇贮备里的黄金头寸连续在增加。”一位美国对冲基金经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说。究其原因,当前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黄金资产在外汇贮备的比例不到10%,远远低于发达国家逾60%的比重,因此在美元占全球外汇贮备比重趋于下降的环境下,这些新兴市场国家顺势将大量美债转成黄金资产,推动外汇贮备资产结构多元化以分散风险。

  TIC数据显示,4月份海外央行减持逾400亿美元美债头寸,尽管较3月份的1700亿美元减持额度环比降低,但这意味着海外央行已连续第7个月减持美债。

  海外央行连续减持美债

  整个4月份,除了中国,日本与巴西等美债持有大国也在大举减持美债。

  作为美债的第二大持有国, 当月日本抛售141亿美元美债,令美债持仓规模降至1.064万亿美元;第三大美债持有国——巴西——则抛售50亿美元美债,将持仓规模降至3067亿美元。

  在荷兰合作银行新兴市场外汇策略师Piotr Matys看来,众多国家央行之所以“不约而同”地减持美债,很洪水平是基于美国经济衰退风险增加导致美联储加息办法趋于加快,不得不减持部分美债头寸“留住投资收益”。

  究其原因,一旦美联储如市场预期般年内降息2-3次,美国国债收益率势必随之大跌,导致这些国家外汇贮备里的美债投资组合收益率难以达到预期。

  “4月以来,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连续跌向2.1%,已经凸显美联储降息预期升温对美债投资组合收益的冲击,这些国家提前行动抛售部分美债头寸锁定收益。”他指出。

  记者多方了解到,多位华尔街基金经理更倾向于这些国家央行正在“弃债投股”——今年一季度美股无视众多投行“警告”而连续上涨,导致不少美国大型资管机构在4月补仓美股以提升自身业绩表示。由于不少国家央行部分外汇贮备资金委托给上述美国大型资管机构投资管理,不排除他们弃债投股的举措间接导致这些国家外汇贮备资金从美债转向美股。

  TIC数据显示,4月美国净历久投资组合证券资金流入469亿美元。

  “不过,随着5月美股冲高回落且美国经济衰退风险骤增,这种弃债投股趋势基本已经划上了休止符。”上述美国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透露,目前多数美国大型资管机构鉴于美联储加息办法可能提速,正考虑将大量资金从美国转向新兴市场,可能会导致5月份海外央行抛售美债美股潮连续升温。

  美元贮备货币位置被削弱

  在Piotr Matys看来,海外央行连续7个月抛售美债,也与美元在全球外汇贮备占比连续下降存在着密切联系。

  “自2000年美元占全球外汇贮备比重达到峰值72%后,这个数值一直涌现下跌趋势。”他透露。究其原因,一是越来越多新兴市场国家央行对资本跨境流动的管控能力连续增强,无需积累巨额美元贮备预防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重演”;二是新兴市场国家央行意识到美元占比过高,反而导致外汇贮备投资平安降低——当美国经济面临衰退导致美元资产大幅缩水,就会拖累本国外汇贮备资产受损;三是近年美国政府采取强硬贸易政策,令越来越多国家担心自身与美国贸易额与贸易顺差双双缩水,对美元的配置需求相应下降。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最新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底,在全球央行外汇贮备里,美元占比降至61.7%。

  近日欧洲央行发布最新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底,欧元占全球外汇贮备的比重为20.7%,较2017年底的19.5%提升了1.2个百分点。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去年以来,日元、英镑、人民币等货币资产在全球外汇贮备的比重均有所提升。

  “新兴市场国家外汇贮备多元化配置办法,正随着美国总统特朗普四处发动强硬贸易政策而骤然加快。”一位全球大型资管机构亚太区负责人向记者透露。涉足央行外汇贮备委托投资管理业务的多家大型资管机构近期盘算将美元资产占比降至55%左右,原因是全球贸易局势紧张将削减美元在全球贸易投资结算体系的市场份额,导致全球美元需求被压缩,可能会引发美债美股等美元资产的配置额度相应减少。

  “如今金融市场特别好奇的是,在海外央行连续减持美债资产的压力下,谁来接盘美债头寸。”上述美国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直言。据他所知,目前买入美债的主要资本力量,一是美联储,二是美国土地机构投资者,尤其在5月份美国经济数据欠安导致美国经济衰退风险骤增的压力下,大量美国本土机构投资者正大举增持美债避险,令美债市场涌现“外冷内热”的新局面。

  但他担心,在美国财务赤字迭立异高导致美债发行规模连续增加的情况下,美国国内机构投资者对美债的配置兴趣未必会连续很长时间——若美联储降息办法过快导致美债收益率过低,他们也会“用脚投票”。

  “这也给美联储货币政策走向构成新的挑战。”他表示。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流传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